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老周
老师老周

老师老周



  他曾经是我的老师,我们相识十二年,如今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他几年前辞去了老师的工作,转行做了一名律师。而我,是一名高级首饰评估师。我们一度失去联络,直到三年前的不期而遇。2007年,一个平常的夏天,我在搜房网上看房子,突然看见一个很熟悉的地址。我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这是班主任家的地址。怎么会这么巧?我急忙看联系人留下的手机号码,貌似就是他。01年毕业至今,我们早已失去联络。尽管心里会时常想起他,我承认,对他,这个漂亮的男人,一直有着一种狂妄的非分之想。尽管他早已成家,而且有孩子。我在电脑屏幕前托着下巴,发着呆,满脑子全是他的样子。女孩,尤其是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对自己的男老师,都会多少有些爱慕和好感。但是一定要很隐秘,绝对不会被人发觉。但是我已经不是那个年纪的小女孩了,我拿起手机,照着号码拨了过去。一切,要朝着我要的方向发展。

  电话那头响了不到三下,接通了。熟悉的声音,他的声音听上去会有些苍老的感觉,尤其是接起电话的那一声:喂。会觉得那一定是个老头,他习惯了这样说话,声音和外貌完全两码事。我努力使自己狂跳的心脏平复下来,好开口讲话了:周老师吗?他那头客客气气的回答:是的,你哪位?我满面笑意:我是江桐。那头三秒无声,我紧张了,不会太冒昧了吧?

  他的反应听上去有些意外,更有些激动:江桐,好久不见啦!怎么想到给老师打电话了?我心里邪恶的笑了,心想,不是觉得勾引您的时机到了嘛!

  互相客套的寒暄了一番,暂且称他为老周,其实彼时他只有三十七岁。末了老周提议有空出来聚聚,我当然满口答应。老周很帅,至少我个人这么认为。他一八零左右的身高,瘦瘦的,身材很修长。脸部的轮廓深刻而立体,尤其是眼睛,有点陈坤的味道。笑的时候,嘴型会很好看。你说,如果一个女人真的喜欢一个男人,绝不会单纯的以貌取人。我喜欢老周,也不完全因为老周好看。最吸引人的,是老周的温文尔雅,是他的好脾气。记忆里,老周从没有在我们面前发过脾气,永远一付凡事好商量的样子。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和老周一直很谈得来。作为师生,我们有着很不错的交情。上学那时候,我是宣传委员,负责校刊的编辑。老周很信任我,交给我办的事我也能漂亮的完成。第一期校刊出来的时候,老周很骄傲,捧着那本薄薄的印制粗糙的校刊在教师办公室里炫耀般的叫嚷:我班里的学生做的!

  我像头耕牛一样,勤勤恳恳的读书,办校刊,在那所末流学校里发光发热,年年考前三,年年拿奖学金。我成了老周的代言人,班级里的事情只要老周不在,都我说了算。其实那会儿的老周正躲在一边自学法律,准备考律师资格证。

  二十世纪末,好像也就是没几年之前,但是人的思想还是会比现在落后和保守些。那时候我在学校春风得意,老周基本上不怎么现身了。我一天跑两趟他的办公室,交作业,听指示。老周手里永远厚厚的一本《民法学》,头也不抬的恩啊几声,关照下课堂纪律。我忠心耿耿的跑前跑后,直到毕业。

  我那时候就明白自己对老周的心思,看着伏案用功的老周,差点伸手去摸摸他的头,或者肩膀之类可以表达我关切之情的举动。认真的男人很帅,我执着的喜欢着老周。班级里成双成对的男孩女孩,整天无所事事,前途未卜。没人看得出我对老周的心,至少我没在学校谈过恋爱。

  毕业后,各奔东西,从此海角天涯。我也以为,从此就告别了梦里的老周,开始我全新的旅程。万万没想到,上帝还要给我一次机会,算是弥补青葱岁月里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吗?

  老周在电话里热情的说要聚聚,我琢磨了半天,是要单独和我聚聚呢?还是要全班来个感人至深的N年不见的同学会?隔一个礼拜壮了胆再打了老周电话,果不其然,老周说还能不能联系上班里的同学,大家有时间聚聚。我几乎咬牙切齿的说:以前的同学一个都找不到了,全都没联系了。我心里愤愤,老周您也不想想,您老闭关考律师执照的时候是谁替您主持了大局?老周好像听到了我心里的话,接上话茬说:江桐啊,我应该要谢谢你哦!我一愣,上帝他老人家显灵了吗?

  夏天很快过去了,转眼又秋去冬来。忙啊忙的,和老周的“聚聚”,拖到了初冬才算实现。前一天,我发短信给他:老师,最近可有空,学生请您吃饭。马上有了回复:有空,你安排时间。我手指头在日程上一个个划过去,七零八落,只好回他:老师选日子吧!老周倒爽快:不如就明天,如何?我还能如何,当然是您如何我就如何了。

  明天很快来到,08年的上海,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大雪。早上起床,外头一片银装素裹,作为上海人,这是件很叫人兴奋的事情,这也是个好兆头啊!我认真的打扮了一番,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对老公撒谎说去参加同事聚会,刚准备抬脚出门,手机响起来,一看是老周。

  老周的来电让我在临出门前乱了阵脚,慌乱中按下了拒绝接听。老公狐疑的看着我的举动,我满脸堆笑的说:不想浪费人家的电话费,同事催我了。也不管他听懂没听懂我的意思,这家伙肯定等我前脚一走,后脚也出门。我故作急匆匆的样子,对他说了声拜拜就开门走了。小区里没什么人,我踏着一层不厚不薄的积雪往前走,手里根本没闲着,发了条短信给老周:刚才不方便接电话,不好意思。发出去后,突然有些后悔,这话是不是太暧昧了? 等半天老周那头没什么反应,索性心一横,直接打电话。我低头找号码,不留神一头攮在一个人身上,抬头一看,一个男的,手里装B似的拿着个单反在拍雪景。他背对着我,我低着头,就这么撞上了。男的高个子,戴着副眼镜,一身黑,手里黑的单反,本来正在镜头里找感觉,被我一撞,回过身来看是谁这么冒失。我一叠声的说对不起,男的傻乎乎的咧嘴笑:不好意思啊!我没品出味来,自顾自继续往前走,继续低头找老周的号码,正往外拨的时候,听得身后咔嚓一声,是拍照的声音。我立马回头,那男的正举着单反朝我拍,见被我发现,马上抬脸,满脸傻笑。傻子呢吧!我心想,猛地醒悟过来,三十岁的女人,最自恋。我化了精致的妆容,长发及腰,穿的是黑色的斯考菲尔德的羊绒短大衣,米色的马裤塞在黑色小牛皮的长靴里,脖子里一条巴宝莉的经典格子羊绒围巾。在上海,不管是在淮海中路还是南京西路,街头的女人,打扮最上品的,记住,不是时髦,是上品,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女孩,因为还没有那些个资本置办这样的行头,而是三十岁左右的或者三十出头的女人们。她们有钱,有阅历,有眼光。她们穿出来的不一定扎眼,鲜艳,时髦,但一定有品牌,一定贵,一定上品。

  自恋中拨通了老周的电话,老周接起来就说:下雪了,路上很滑啊!我说:没关系,外环上的积雪一早就清除了。老周说:开车过来应该不会打滑吧!我轻蔑的笑说:拜托,这样的积雪,我都敢开车。老周拗不过,说马上就出来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让我等在某某路口。

  果然不用二十分钟,手里的手机就叫起来,在我站的路口对面缓缓停下一辆银灰色的帕萨特,用我二点零的视力看过去,八成应该就是老周的车。我也没接电话,任它唱得欢,径直往帕萨特走过去。透过车窗,老周一点都没变,咋一看,依然叫人心动。他拿着手机,不停东张西望。我伸手敲敲玻璃,老周转过头,一脸茫然。我嘻嘻笑着,等他打开车门让我进去。老周愣愣的看着我,伸手推开了车门,我一屁股坐进去的时候,自己也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香奈儿香水的味道。砰的关上车门,老周的眼神突然有些躲闪,他发动车子,喃喃自语般的说:江桐,老师差点认不出你了。

  是嘛?我故作轻松,其实紧张的要命,心在狂跳,呼吸的节奏都有些乱了。我仔细的打量着老周的脸,多了些沧桑感和男人味。我心想,老周啊老周,现在你要是同意,咱俩就去开房去。

  老周一边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说话。老周说话的腔调还跟原来一样,慢条斯理,温文尔雅。他问我:想到哪里去吃饭?我手指朝右前方一指,东方路上的东方电视台对面,有一家名叫两岸的咖啡馆,我说:就去那儿吧,挺不错的。老周点点头,放慢了车速。停完车,老周终于正眼看了我,又说了句:要是在马路上遇见你,还真不敢认!我俩下了车,我七公分的高跟让我和老周的身高变得非常接近,老周的手近在咫尺,目测了一下,牵手的话,应该不会很吃力。走进咖啡馆,一股浓郁的咖啡芬芳扑面而来,神经都被放松了下来。里面很暖和,我落座之前顺手把大衣脱了,里头一件紧身的深紫色高领羊绒衫,脱下大衣的一霎那我注意到老周的眼神又开始躲闪了,哈哈,老周啊老周,可爱的老周。老周穿的是件短的羽绒服,米色的,厚得像床被子。他在穿着上,一直不讲究。而且这些一定也是他家里那位胖太太给他置办的,老周只管挣钱养家。我看老周裹着这床被子丝毫没有要脱下来的意思,看着都让人觉得热,提议道:周老师,外套脱了吧!老周继续他那标志性的躲闪眼神,站起身扒下了身上的被子。老周在羽绒服里面穿了件藏青色的线衫,一看就是手织的那种,但织的手艺不错,穿着瘦削的老周身上,还真有那么点文艺气质。

  点了壶龙井,几碟小点心,慢悠悠的老周,坐在我对面,眼神终于安定了下来。老周说他03年正式从学校辞职,转行律师。“这是个很正确的决定,至少我到现在一直这么认为”,老周说。我刨根问底:做律师收入肯定也多吧!老周有些得意:还不错吧,接了不少案子。我傻傻继续问:一年能赚多少?老周也不掩饰:差不多几十万吧,有些律师费还欠着我呢!我暗自咋舌,这家伙我早就看出有钱途。从在学校的时候起,从我默默暗恋他开始,到他伏案用功,我就料到了老周总有这么一天。

  轮到老周来问我了:结婚了吗?

  我点点头,说:04年结婚的。

  老周长辈一样的笑着:家里那位是做什么的呀?

  我晚辈一样的回答:哦,做通信光缆生意的,包工头。

  老周说:嗯,不错,有钱的。

  我苦笑一声:没花过他什么钱,就成天吵架。说完就后悔了,惊讶于自己突然变成了怨妇。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我这个话题好像引起了老周的兴趣,老周开始刨根问底了。

  为什么吵架?老周一脸过来人的表情,关切的问道。

  男人那点狗屁事情,在外面找小姐之类的,说起这个我都有些词穷,只好说:一言难尽,他外面有人了。

  老周微微愣神,点上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双手交叉在自己的脸前,烟就夹在手指间,像根烟囱一样在他鼻子前面冒烟。他沉默着,默默吸烟,一言不发。这是老周在思考,他轻易不会发表意见,这是老周一贯的作风。

  03年,我在同学会上遇到了初恋,老周突然开口说起来,我耳朵一下子支了起来,初恋?老周的初恋?

  老周没察觉我狗仔般兴奋的等待下文,继续说:那是高中同学会,她以前坐我前面,很漂亮,我一直喜欢她。见面了聊起,她过的也不好。人嘛,没得到过的,都是好的。在一起很快乐,就想一块儿过日子了。

  后来被你师母发现了,闹着要离婚,我那时候就想,离婚就离婚,哎,差点还真的离了。老周的语气仿佛劫后余生一般。我失望的接过话来,言不由衷的说:师母人蛮好的,你们真的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老周坚定的说道:我要孩子的,她也同意我把孩子要过来。我心里暗笑老周的幼稚,你现在不比当年了,当年就一个穷教书匠,现在动不动几十万的挣,成了香饽饽,别说你的初恋,就是你的暗恋也都会找上门了。

  老周忆苦思甜的模样,继续说:后来都冷静下来了,仔细想想,我和你师母吧,谁也离不开谁。

  我嘴里含了一口茶差点没喷到老周脸上,说实话,老周的老婆,也就是师母,我见过好几回,真不敢恭维。老周配她,绝对有些浪费的感觉。师母属于那种五大三粗的女人,胖,而且专制,尤其对老周,孙子似的管他。在我们上学的那些年,时不时听到老周的老婆跟老周闹,据说是因为和老周的老娘婆媳关注不和,老周当了不少年三夹板,直到老周贷款买了房子,才算得了清净。我印象里,或者感觉上,老周一定不太爱老婆。没想到,老周竟然用“谁也离不开谁”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我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凉水。初恋都没能撼动他们“坚贞”的感情,我这个可怜的暗恋,还能活吗?

  老周的话让我心生恨意,心里暗骂,老周你个没用的男人,说什么谁也离不开谁,分明是你没有那个离婚的胆量。我早看准你了,借你两个胆子你都不敢离!失落中,老周转移了话题: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哦,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心里还在纠结老周的无用,随口答:珠宝公司。

  老周听成“中保公司”,:卖保险啊?

  珠宝首饰,不是保险公司。我纠正他,再添了一句:做评估师。老周恍然大悟一样,哎呀,这跟你原来的专业完全不对口啊!怎么想到做这行的?

  喜欢嘛!而且也算是朝阳工业。我继续喝着茶,脑子里还不依不饶的想拷问老周,关于他出轨的事情。

  周老师,后来,师母原谅你了吗?我问。

  老周有些为难的笑,:我想应该原谅了吧,事情也已经过去几年了。

  可是,裂痕一定永远都在,我恐吓老周,又好像自己的切身体会一般,继续说着,你们是原配的结发夫妻,要是离了再婚,总不一样了,以前快乐的时光也只能埋藏起来。

  老周赞同的点头:是啊,万一真的离了,很多事情就都要回避开,过新的生活,以前的就不太能提起了。

  我心里说,老周啊,你这样的男人,算是绝种了。

  老周起身上厕所去,我抽空往家里的座机打电话,没人接。老周上完厕所回来,他的手机正好响起来,听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应该是他老婆。大意是家里的水管堵上了,让老周找人修去。老周嗯嗯啊啊的讲完,不温不火的腔调。我喝多了茶,也想上厕所了。洗手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妆一点儿都没有花,自然而服帖,我有张天生的小脸,皮肤白净细腻,三十岁,能保养成这样,也算对得起自己。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旁边座位上的一个男的,一路目送我回到老周对面,我坐下来时,他还仰着头张望。

  我不禁轻笑出声,老周不知何故,跟着我傻笑。两个人说着话,时间到了午饭点上了,老周要了份套餐,我来份面条,继续边吃边聊。下午两点多了,老周懒洋洋的伸了个腰,说:咱们回去吧,我得回去收被子去了,等会该没太阳了。

  我悄悄翻了个白眼,心想:是啊,晚上被窝太冷,老婆都不让你上床了。

  只好结账走人,和老周的第一次单独相处,草草结束。第二次见面,姐等了他一年。

  整整一年,忙着应付各种考试和考级,和老周仅限于电话联络。

  是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老周正好在四川出差,我看了新闻,以为是并不严重的地震,全没当回事,随手发了条短信给他:你那里地震了,注意安全。没有回复,也没有回电。第二天不对了,新闻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地震,我才明白过来,这是一次里氏八级的大地震!我第一个反应是:老周不会死了吧?!

  老周命大,当天一早在成都上了飞机,已经回上海了。到了上海才知道地震,才看见手机里那么多信息。老周顾不上一一回复,直奔家门,和妻儿团聚去了。

  过了几天,老周的电话终于来了:江桐,谢谢你关心啊!慢热到这个地步的老周,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因为我已经傻乎乎的发了七八条短信给他,一条比一条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白痴都能看出来,我比他老婆对他还上心。

  此时的我的心都快凉透了,他老人家终于发现还有我这么个人存在,我装着不紧不慢的回答他:哦,没事就好了,捐款了吗?

  老周说:事务所里统一每人捐了两百,我准备找个可靠的网站再捐五百。

  我说:我捐了三千。

  老周那头呵呵一笑:不错不错,有觉悟。

  挂上电话,差点把老周从电话薄里删掉。

  转年一月份,老周主动联系我,要请我吃饭。我装腔作势查看了一下日程,心里早已笑成一朵花了。我穿了件狐狸毛做内衬的风衣,看上去很大排场,有点雍容华贵的味道。老周这回直接把车停在我家小区门口,我款款而至,上车后,老周的眼神不出我所料,照样躲闪不已。他越躲闪,我就越要盯着他看,直看得老周的眼神没地方放。

  我说:简单吃点吧,还是东方路,和记小菜,怎么样?

  老周财大气粗似的,说:就吃这个呀?看来,这一年过去了,他这只绩优股涨势不错。

  我一愣,缓过神来:哦,那,那个啥,去香格里拉。

  老周二话不说,直接发动车子,开路!我笑眯眯的看着身边这个男人,心想,他不会是明白过来了吧?和记小菜,那就是个吃饭的地方,啥事也干不成。香格里拉不一样,吃完上去就是豪华套房。仔细想想,不对不对,老周的胆子还没肥到那个地步。

  老周专心的开着车,眼睛没瞧过我一眼,照样没话找话说。我说:真去啊?

  老周回我:去啊,又改主意啦?

  我说:太贵,没意思。

  老周一付超然的表情,教育我:吃饭是吃不穷的,再说,你老师我又不是请不起你。

  我得意的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一年没见的老周,明显成长了不少,思想上,我是指。

  老周穿的也是风衣,不错的牌子,挺有风流倜傥的感觉。我平生最看不惯男人臃肿,明明是个瘦高个子却要穿成一头熊,老周总算告别了那床厚被子。从他躲闪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原来没有发现过的东西,在老周深邃的双眼中,隐隐闪耀。

  老周的车拐上了富城路,香格里拉近在眼前。停完车,照着指示牌,我们直接上了紫金楼36层,翡翠36餐厅。正好是周日,有午餐供应。前两个月同事结婚,来过一次。侍应生在前带路,老周气定神闲的走着,我左顾右盼,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挽着老周的胳膊走?所谓饱暖思淫欲,眼前富丽堂皇的餐厅灯光下,我未饱已开始思淫欲。顾不上多想,我一步上前,伸手挽起老周的胳膊。老周像被电了一下,差点跳起来,前面引路的侍应生回过头来看着我俩。老周朝他摆摆手,示意没什么。任我挽着他的胳膊继续朝前走,默许了。我心跳的像打鼓,老周的胳膊有些僵硬,还好很快到了位置上。侍应生安排落座,我和老周坐成直角,这样接近的距离,是情人之间的距离了吧!这时老周的眼神从躲闪变成躲避,他连看都不敢再看我了。

  吃的什么菜,全都忘记了,只记得老周滔滔不绝的发表着自己对实事的议论和高见。说着说着,又说到了家庭上去。老周问我:怎么样,和你老公和好了没有?

  一听这话,我连连摇头:没什么余地了,他想离婚。

  老周一脸真实的惊讶,:怎么搞成这样了?

  我心里想,还能搞成什么样?男人外面有人了,新鲜劲上来,总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我知道他外面的女人,年轻,二十来岁,嫩的掐的出水来。他成宿成宿不回家,我还能指望他什么?看着面前的老周,突然满腹委屈。眼圈一下子红了,老周慌了神。

  老周手忙脚乱的拿纸巾给我,伸手在我背后轻轻拍了拍,这是老周第一次拿手碰我。他跟我一起沉默着,谁也没说话。半晌,老周发话了:今天我陪你。

  www.lovejk.com 两性小说

  我以为老周哄我,又问他:你老婆孩子呢?

  老周说:到日本玩去了,昨天刚走。

  我的阴霾一扫而空,仿佛面前一条康庄大道铺展开来。

  吃完饭,老周提议去咖啡馆坐坐。结了帐,一路随老周去取车,一路挽着他的胳膊。老周的眼神回复正常,慷慨就义般带着我一路向前。

  我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多话要和老周说,一直坐到咖啡馆的窗外漆黑一片,玻璃窗上泛起水汽,看一眼时间,快要晚上十点了。暗恨时间过的贼快,一边看老周的反应,老周也在看时间。气氛变得有些说不清,好像都在僵持着什么。

  老周清了清嗓子,说: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休息?说完,眼神躲闪的叫人心疼。

  我迟疑的看着老周,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老周的眼里也是犹犹豫豫,嘴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我深吸一口气,说:好,走吧!

  咖啡馆旁,很合时宜的有一家酒店,门面看上去不错。这回,我不敢挽着老周的胳膊进去了,躲躲闪闪的跟在老周身后。房间不贵也不便宜,八百多。老周拿着房卡,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快步上前,挽住老周的胳膊,怕他跑了。

  心里一只兔子上蹿下跳,搅得人有些心慌意乱,老周依然不温不火,脚步坚定。进了房间,我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窗外,记忆里哪部电影的老套情节徐徐展开,从窗玻璃上看见身后的老周脱下了外套,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的背影。第一次,这么安静的单独相处。我转过身,走到老周面前,疲惫的几乎跪了下来,跪在老周脚下的地毯上,身子就趴在老周腿上。我们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相互依靠着,我几乎听见了老周的手表秒针的滴答声,和头顶上老周缓慢的呼吸声,此外,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我打破沉寂,说:你知道吗?我从看见你第一眼就想嫁给你。老周无声的笑着,笑得很坦然,深邃的眼睛在昏暗模糊的灯光里变得深不见底,长长的睫毛投射下一排阴影,有点像刘烨,更有陈坤的味道。

  老周的手搁在我的背上,:我知道。我的眼泪,滚滚而下。

  我一直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在老周面前,哭的像个傻帽。老周的线衫上全是我的眼泪,他用手一遍遍擦着我的脸颊,直到擦干了眼泪。老周歉然的伸手紧紧拥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傻啊你,我怎么会不明白你的心意?

  床就在身旁,一切美好的爱情都将在床上得到了结。我们也一样,逃不过这张床。

  老周抬头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叹息道:我是故意在躲你,就怕自己会失去分寸。去年我在四川,你发了很多信息给我,担心我,我都看到了,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关心。你不是从前那个小姑娘了,变得这么漂亮,我老了,我想我们应该避避嫌。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用...

  我说:我一直都盼望有这么一天,能在你怀里让你就这样抱着,别的不会奢求。

  道德的底线一旦突破,禁区也轻易的踏入了。俗世里的男男女女都这样,上演着他们的悲喜剧。

  和老周在床上纠缠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今夕的快活,不知道,这些快活,只是偷来的赃物,见不得光。

  床上的老周是痴缠的,是宠溺的,是无限温柔的。我没料到他有如此好的体力,四十岁的男人,他的渴求好像是无休止的。我沉浸在与老周的交合里,任他一次又一次将我带向巅峰再冲入谷底。床上一片狼藉,我伸手紧紧抓住床单,房间里热气升腾,伴随着我和老周粗重的喘息声。老周低头用颤抖的声音说:能不能射在里面?我顺从的点头,他吻着我,喉咙里发出很低沉的呻吟,疯狂的抽动之后,终于偃旗息鼓,无力的趴在我身上。

  他还在我身体里,而我们都累了。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睡着了。外面的世界天寒地冻,房内的玻璃窗上,水汽蒸腾,汇成小溪,顺流而下。我醒过来的时候,老周已经替我盖好被子,自己躺在另外一边,睡得很熟。一瞬间,我甚至有些怀疑事情的真假,是否是梦境?老周就在身边,是的,赤身裸体的老周就躺在身边。他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射下的阴影真切而实在,还有声音不大不小的打鼾声,真真切切的。我闭上眼睛,安下心继续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