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公的性能力是零
老公的性能力是零

老公的性能力是零



  我老公陈小朋的性能力为零!

  每次上床,前戏都没做几分钟,他裤子都没脱完就卸货了,甚至有很多次都忍不住直接喷在床上,这也是我和他结婚7年都没小孩的原因。

  我在一所高中当老师,在所有人眼中是个保守的女人,甚至学生还私底下叫我冷面师太。但我的身体却很敏感,有时候被异性不经意的一点点接触,立刻就会有反应。

  但即便如此,我们感情还是很和睦。

  他是一个大公司的产品总监,因为公事去东北出差一个月,这也是他婚后出差最久的一次了,今天回来。而我,在这个期间,出轨了!

  第一次和别人发生关系是在他出差的一个礼拜之后的晚上。

  那天大概凌晨2点,我在梦里感觉自己身上很沉,似乎有一双手在摸我的胸部,那沉甸甸的白色果实上传来一波又一波酥麻的感觉,好像被一个男人用力握紧、松开、又握紧。

  很久没有被老公碰过的我,渴望被男人抚爱,睡梦里,我呼吸变的浓重,身体的原始欲望竟然让我开始配合着那双手的粗暴而迎合。

  他的手指很有技巧的从我平坦的小腹上游走,放进我两腿之间轻轻的、隔着睡裤揉了揉,我马上下意识的挺起了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似乎要溢出来,就在这个时候,睡裤就被慢慢的褪了下去。

  突然之间,我意识到了不对劲,一把去抓不翼而飞的睡裤,可却抓住了一只粗糙的大手。

  顿时我就被惊醒了,看见在我身上骑着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隐隐约约看见一条健壮的身体,再一看他的脸,我顿时叫道:“阿瑞!

  我醒了,阿瑞似乎也吓了一跳,还没有叫出声音来,一只大手猛的堵住了我的嘴巴,赤裸的阿瑞一下就趴在了我身上。

  阿瑞是我的一位房客,和另外两个民工住在我公公婆婆原本住着的屋子,他是外地来本市就读的大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因为不喜欢学校宿舍的嘈杂和乱七八糟的规矩,三年多来一直住在我们这里。我老公平日里也比较喜欢阿瑞,把他当弟弟一样的,因为阿瑞外语很好,我和老公平时有不少资料总是给他翻译,报酬基本上可以抵扣房钱了。

  “明慧姐,你别叫,我喜欢你!”

  阿瑞诚挚的眼神让我软化,有时候看到阿瑞光着膀子的时候,我也没少期待他健硕的身体,所以那晚我态度不再那么僵硬,半推半就就和阿瑞做了。

  自那次后,我和阿瑞就开始暗地里偷情,阿瑞年轻有力的身体让我沉迷,甚至今天去接陈小朋,阿瑞也先压着我在沙发上先做了一场,甚至还不让我将那些东西洗掉,直接给我穿上衣服……我身上一直憋着那些东西,在机场等待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接到了陈小朋。

  上了出租车,他就把我搂得紧紧的,不顾还有的士司机在场,还把我过膝的裙子撩到大腿上。

  我有些嫌弃这样的行为,但一想着老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自己了,便也没有阻止,最后他的手几乎是一直放在我的裙子里。

  “老婆,你怎么湿湿的?”

  我知道在的士车上陈小朋也仅限于隔着我的小裤摸摸,根本无法发现我的秘密,便温柔笑道:“这不是想你么?一想就情不自禁了。”

  陈小朋竟然也相信了这个说辞,就这样揉着我的身体,不觉就已经回到家门口。

  “小朋哥,明慧姐,你们回来啦,看你们小夫妻俩亲热的!"还没下车就有人招呼我们,我整了整裙子,收拾了一下衣服走下去,刘江和刘海两兄弟已经在帮我老公提着行李往楼上走。

  我老公非常客气的给两人点了烟,“等会来我屋里喝几杯,我带了那边的一些土特产,让你明慧姐给你们做一下,可好吃啦!”

  刘江、刘海一口应下来,我心里却有些嫌弃,凭什么让我下厨做东西给这两个民工吃啊?

  他们兄弟俩是我家另外两个房客,我公公婆婆搬去老公哥哥那里养老后,我们家就空出来一个两室一厅的套间,先是租给了他们兄弟俩,后面阿瑞才来。他们是从乡下到城里来的打工仔,兄弟俩长得五大三粗的,平时也能帮忙干不少力气活,这个月老公不在家,他们也帮了不少忙。但我还是不喜欢他们,总觉得两兄弟看我的眼神充满着猥琐和欲望。就凭他们的身份地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回房间,老公把门锁上,就直接把我裙子扒拉下来,我没想到他猴急成这样子,连忙将他的手拦下来。

  “老公,你先等等,窗帘都还没拉上呢。”

  老公快速的跑到窗边,将帘子拉上,趁我一时没注意,将我横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怎么办?一直都很平静的我此时开始紧张起来,我的身体内还残留着别人的东西呢。

  却在这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老公没好气的问道:“谁啊?”

  “小朋哥,是我!阿瑞,我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来看看你!”

  我一听是阿瑞的声音,脸顿时红起来。

  我老公连忙停下动作,走过去开门,然后又开始打开箱子。

  阿瑞在这间隙时朝我眨了眨眼睛,我脸泛红着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心想阿瑞你救得了这一会救不了这一天啊,我身体里整个都还在流着那些东西,底裤一脱肯定就被老公认出来了!

  “阿瑞,我正好有些资料需要你翻译。”

  老公拿出一叠资料递给阿瑞,问道:“阿瑞,这些资料明天能翻译出来给我么?”

  阿瑞翻了几下,显得有些为难,“小朋哥,这个太多了,而且有很多专业名词……”

  这工作似乎还是有些急,老公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那我先和你说下。”

  我心想还是阿瑞有办法,故意装作不满道:“你们聊你们的,我从外面回来,脏死了,索性去洗个澡!”说完,也不管他们两个,直接扭着身子进了浴室。

  一到浴室,将浴室门反锁后,我整个人才放松下来,脱下衣裙,脱下内衣,下体那些温热的东西沿着我的大腿根部缓缓地流了出来。

  “该死的阿瑞,竟然留下这么多!"我恨恨的骂了声,但是心中却充满了甜蜜。阿瑞那方面比老公强太多了,而且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在床上的生猛比起我老公这样有了些许啤酒肚的中年男人,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今天早上,明知道我要出门接老公回家,阿瑞却还是窜过来,在沙发上和我做了整整一个小时,最后还压着我不让我去洗澡,还说要让我一直把种子留在身体内,给他生个孩子……“下次不能再做这么危险的游戏了!"我心里想着,缓缓地在身体上搓揉起来,忍不住又夹紧了双腿,手指滑着滑着就去到了那里……我才刚打开浴室门,我老公竟然就扑了进来,我被吓了一跳。

  “老公,你干嘛?阿瑞还在呢?“

  “我让他回去翻译了!”老公说完,就把我刚穿上的衣服给全脱掉了,抓着我的胸部狠狠的揉起来。洗掉了阿瑞的痕迹,我也能心平气和的面对老公。

  ”你这么急干嘛?就不能等晚上啊?这大白天的……““反正就我们两……"他像个猴子一样的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小骚货老婆,憋了一个月了,难道你不想现在就来啊?“我眼光扫过老公的身体,心中有些失望面上却非常平静,抗议道:“你才骚呢?那玩意多脏啊?去洗洗!“老公嘿嘿一笑,打开龙头搓着洗了几下,然后找了凳子,大喇喇的坐在上面。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但还是顺从的跪在浴室的地板上。老公对于我的自觉非常满意,我将脸凑过去,朝着他那玩意呵了一下气,他那玩意抖动了几下,又胀了几分,却很意外的没有继续反应下去。

  我抬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公得意的笑起来,“攒了一个月的精华,怎么能这么快就交代了……“他还在自鸣得意,我已经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

  ”小慧,别……“

  没有出乎我的预料,那些白色瞬间喷涌而出,洒在我的白皙的脸上。我有些失望的站起身子,陈小朋是带着歉意看着我,“老婆……小慧……这实在就.….”

  我轻轻笑了笑,“老公,没事的,下次我们别玩这么刺激的就好啦!“我知道这样的话一定打击了陈小朋的自尊心,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就嫁给了他,现在我已经二十九,马上就三十,七年来虽然物质生活无忧,但这方面却始终没有享受到过正常的鱼水之欢。

  我……我是个漂亮的女人,比起电视里那些明星模特都不遑多让,和朋友出去吃饭也有很多人给我递名片,要么说是要认识我,要么说是要我去当明星,但因为爱着陈小朋,所以从来都没接受过。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把脸洗干净后走出浴室……晚饭的时候,陈小朋还是把刘江刘海两兄弟还有阿瑞都叫过来一起吃晚饭了,我家的厨房有点开放式,在客厅就能看到厨房里的一举一动,围着围裙都能感受到阿瑞看着我的目光,而刘江刘海则是充满着欲望。

  刘江刘海兄弟俩以前曾经犯盗窃罪吃过官司,所以两人都快三十了也找不到老婆。每天能够看到我这样漂亮的女人,心里面不知道龌龊过多少回了。特别是像这样的夏天,如果我穿的是短裤或者短裙,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他们的目光能跟着我直到我上公交车。

  我知道阿瑞也会来吃饭,所以即使是下厨,我穿的也很性感,下身薄薄的裙子都能映出内裤的痕迹,随便踮起脚尖拿点东西,就会把底裤都露出来。虽说同样也便宜了刘江和刘海两兄弟,但沉溺的女人是盲目的,只要阿瑞能够看到,我也就幸福了.............